BTCV繁华资讯 > 货币新闻 > 黄金前哨|高管退出隐藏的秘密;建安科技也卷入

黄金前哨|高管退出隐藏的秘密;建安科技也卷入

作者:_btcv-繁华资讯来源:_btcv-繁华资讯 货币新闻 2020年07月22日

金财新闻7月9日,金财观察到,杭州建安云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了工商变革。原董事孔建平、孙奇峰、李佳璇、监事涂松华退出主要人员,增加路萌为监事。同时,张南振由“董事长兼总经理”变更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公司联络人员也由张静财务部变更

金财新闻7月9日,金财观察到杭州建安云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发生了工商变更,原董事孔建平、孙奇峰、监事涂松华退出关键人员,增加为监事。同时,张南庚由“董事长兼总经理”变更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公司联络员由财务张静变更为张宁。

金色前哨 | 高管退出暗藏隐情 嘉楠科技也陷内斗?

据市场内部人士称,这是由于管理层的内讧,北京的张南庚正与杭钢争夺控制权。目前,杭钢已被边缘化,公章被张南庚控制。

有接近嘉楠科技的知情人士对金色财经表示:“高管变动是真实的,其他暂时不方便透露”。可见嘉楠此次高管变动背后“暗流涌动”。

在这件事上,建安科技回应了金融:“杭州嘉楠耘智是国内经营主体的母公司,目前经营都正常。”不过,对于此次高管变动是否会影响嘉楠科技后续的业务线发展,对方并未回应。

2018年底,杭州市市长徐立毅在调查建安云志时表示:“像建安云志这样的企业在江干发展并不容易。你应该以江干为家,带动江干的区域经济发展。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的融合是未来,我对你非常乐观。”徐立毅市长认真听取了公司的发展情况,并询问了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产品的应用场景。同时,他要求市委各部门支持并积极解决建安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所有问题。

如果此次确实是北京的张楠赓在与“杭州帮”争夺控制权,后续嘉楠的业务重心是否会在杭州方面,尚不得而知。

事实上,嘉楠的“高管退出”事件并非首次。

嘉南云志成立于2013年4月,创始人张南创业时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博士生。2013年12月,刘向福以人民币5万元加入建安云志,成为第三大股东,与张南庚、李佳璇持股33.3%。2019年1月,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刘向福选择辞职。在提取时,股权已稀释至17.6103%。

据悉,刘向福具有较强的技术研发能力,曾参与阿瓦隆第一代采矿机械的研发。据报道,刘向福此次离职的原因可能是他不认同公司的整体战略发展:建安云志的管理层希望继续将公司打造成为一家专注于密码开采和人工智能芯片的制造商。与竞争对手比兰德不同,嘉南云志不开采或经营矿池。大多数领导人希望保持这种状态,以便在未来更好地实现首次公开募股。刘向福不同意这一点,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这一次,作为早期三大股东之一的李佳璇也在董事退股名单上。

此外,退出该名单的前董事孔建平和孙启峰早在2015年就与建安建立了联系。

2015年,建安团队正在寻求融资。孔建平与建安科技董事长张南庚一拍即合,在建安投资760万元,成为该企业的早期投资者之一。同年,孔建平还为建安引进了浙江清华长江三角洲研究院杭州分院的资金投入。当时,孔建平描述说,今年,建南从一个“小作坊”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公司。"那一年,我们真正建立了董事会的运行机制."

同年,孙奇峰加入建安。

2016年2月,孔建平进一步收购公司股份,逐步成为继张南贵、李佳璇之后的公司第三大股东,并进入建安管理。

截至2019年底,李佳璇、张南庚、孔建平、刘向福、孙启枫分别持有15.2%、15%、11.3%、9.5%和5.5%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孔剑平曾经说过:“当管理层不同意时,我们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我们必须做最后通过投票决定的事情。任何人的决定可能是对的或错的,但在这些事情上,一定不能内耗和增加内部成本。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孔建平退出关键人员是否会对建安后续的业务定位产生影响。

截至7月8日收盘,嘉楠科技报1.96美元,较上市首日12.6美元的开盘价已经跌去了84%。

今年3月,在事实上,自上市来,嘉楠科技一直处于“祸不单行”的状态。,建安云志的一名股东正式对该公司提起诉讼,称该公司违反了美国《证券法》法案,并指控建安云志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中误导投资者关于该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的信息。有趣的是,原告还起诉了嘉安云志IPO的承销商,包括银河数码、中国复兴证券、华泰金融控股、招商银行国际资本等。诉状还称,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嘉南云志已悄悄从其官方网站上删除了一些分销商的薪酬,并声称该公司的一些客户将永远不会涉足比特币采矿业。

不仅如此,总部位于纽约、主要从事做空美国股票的研究机构——白色钻石研究所(White Diamond Research)在5月中旬发布了一份嘉南知止的卖空报告,指出了嘉南知止的几个主要问题,如过去的比特币开采收入。这几年不太好,尤其是对于像嘉南知止这样的非顶级采矿机械制造商而言;云志嘉南的新一代采矿机械甚至无法与比特兰的老一代采矿机械竞争,利润率较低;比特币区块奖励的一半已经完成,这意味着矿商现在可以获得的BTC是之前矿业收入的一半;贾南云志以前曾试图将他的业务转化为人工智能芯片,但由于“某些原因”,这一转化失败了,而且这一转化也许永远不会成功。

除了白色钻石研究公司,一位名叫马库斯奥勒利厄斯的投资分析师也写了一份关于看空建安科技的调查报告,他的言辞更加激烈。他指出,建安科技与关联方和虚假实体有许多交易未向监管部门披露,涉嫌人为增加收入或伪造财务状况。以前的主要客户涉及重大商业欺诈和违规行为。此外,嘉安科技涉嫌删除七大经销商的信息,因为这些信息表明嘉安科技的经营状况比投资者想象的要差得多。

为了扭转销售下滑趋势,今年早些时候,建安云志将采矿机械的销售价格下调了一半(与2019年的平均销售价格相比)。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中国的传播得到有效抑制,物流问题开始消退,嘉安云志的业务在4月份开始反弹。第二天(5月13日),在比特币区块奖励减半后,其股价达到每股5.99美元,但此后一直在下跌。

标签: btcv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