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CV繁华资讯 > 货币新闻 > 冯晓在万向积木链上的最新演讲:工业数字化——

冯晓在万向积木链上的最新演讲:工业数字化——

作者:_btcv-繁华资讯来源:_btcv-繁华资讯 货币新闻 2020年08月27日

2020年8月26日,万向集团董事长冯晓博士应邀出席2020年武职AIOT行业领袖峰会,并发表了题为《工业数字化: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的演讲。他仔细分析了过去四次工业革命给商业模式带来的显著变化,以及数字时代工业互联网的显著特征

2020年8月26日,万向集团董事长冯晓博士应邀出席2020年武职AIOT行业领袖峰会,并发表了题为《工业数字化: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的演讲。他仔细分析了过去四次工业革命给商业模式带来的显著变化,以及数字时代工业互联网的显著特征。全文如下:

万向区块链肖风最新演讲:工业数字化—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

晓峰博士

很荣幸有机会谈谈我对工业互联网的看法。无论是物联网还是工业互联网,如果不注入商业灵魂和经济激励机制,都很难获得鲜活的生命。这是工业互联网从未爆炸的原因之一。今天,我将从这个角度谈谈我对工业互联网的看法。

工业互联网是伴随第四次工业革命诞生的一个新课题。让我们简要回顾一下过去四次工业革命的基础,看看是什么推动了工业革命的发展。我认为四次工业革命的发展得益于基础技术的发展。

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但美国后来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经济霸主。这主要是由于美国电气化技术的进步和创新。在电气化时代,英国显然落后于美国。20世纪70年代,杰克韦尔奇接管通用电气后,美国发生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即信息革命。在此期间,底层技术发生了巨大变化,操作系统、软件工程和互联网等新的基础技术的演变已成为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发展的重要力量。

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第四次工业革命,主要以云计算、AI、区块链、大数据等数字化技术为基础,而非信息化技术。

要理解第四次工业革命中的工业互联网,我们必须首先回顾前三次工业革命中一系列企业的兴衰。在电气化时代,中国科学院、IBM、通用电气等知名企业以及贝尔实验室是推动美国电气化产业革命的骨干技术力量。然而,在信息时代,通用电气开始衰落,因为它未能成功地从电气化技术向信息技术转变。然而,在华尔街的压力下,为了提高收入和利润以满足华尔街的要求,通用电气转向了金融。当首席执行官杰克韦尔奇退休时,通用电气近一半的利润来自金融业,而不是其核心制造业。但是谁说大象不会跳舞呢?大象国际商用机器公司成功地将最低级的技术从电气化技术转化为信息技术。

现在我们处于数字时代。微软和IBM这两个信息时代的明星企业,在数字时代的早期都遇到了麻烦,他们的股价都下跌了很多。然而,在本世纪初,微软成功地制造了它的机箱,将它的市场价值从最低点的3000亿美元提高到现在的近1.5万亿美元,因为它在信息时代走了与IBM相同的道路。IBM去年花了很多钱收购了一家开源软件社区的公司,因为它必须完成数字时代的转型。工业互联网聚焦于数字时代的工业制造和工厂。这些基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其他技术的商业组织将经历巨大变化,必须采用开源、开放、共享和共同治理的架构,否则,像通用电气一样,它们可能会因为无法成功转型而遭受挫折。

第二个变化是商业活动和经济组织模式的根本性变化,即商业模式正从单边平台走向双边平台,最后在数字化时代走向了多边平台。

传统制造业基本上是一个单边平台,从设计、生产到销售,就好像是一条装配线。但在互联网时代,商业模式已经成为双边平台。单边平台追求规模效应,即设计标准化产品,尽可能控制生产成本,然后尽可能多地销售给更多的人,从而为企业创造规模效应。然而,双边平台追求网络效应。例如,在滴滴这样的双边平台上,平台上出租车用户的增加会吸引更多的车主落户,同时车主的增加会吸引更多的出租车用户,这就是双边平台的网络效应。在数字时代,商业结构已逐渐转变为一个多边平台,追求生态效应,成为开源、共享和共生,并以联盟甚至社区的形式组织经济活动。最典型的例子是比特币网络。这个网络没有控制器或所有者,它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就可以加入这个网络。然而,这个典型的多边平台已经运行了11年,其商业价值超过2000亿美元。

美国有一个商业圆桌会议,有美国200家最大的企业参加。20世纪70年代,杰克韦尔奇接任通用电气首席执行官时,这次商业圆桌会议的最高标准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这一标准使得这些企业缺乏勇气来应对长期的结构性改革,而是利用机会。例如,通用电气正转向金融服务,而不是专注于底层技术的转型。然而,去年参加美国商业圆桌会议的200多家公司修改了最高标准,从“股东利益最大化”到“利益相关者价值最大化”,这意味着他们认识到多边平台是一种商业组织形式,开始注重平衡所有参与者的利益,而不是股东利益最大化。

第三个变化是发展流程上的改变。和以前相比,制造流程、商业流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第一个变化是从M2C到C2M。例如,上市公司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是由客户发起的。小米的手机更像是C2M模式。手机的设计不是由这家公司的工程师在家里设计的,而是由用户和设计师之间的互动设计的。米粉帮助小米通过社区设计这样的产品。

第二个变化是生命周期管理的变化,不再是制造业属于制造业,服务业属于服务业,而是制造业就是服务业。企业和工厂的围墙被打破了,企业和工业的围墙消失了,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最近,威来做了一个改变,就是车和电分开,电池可以通过每月交租金来享受。没有必要考虑收费问题。只需将汽车开到发电站,并在2分钟内更换电池。电池不属于你,但每月交900多元租金(服务费)就可以用了。如果车主的驾驶频率和驾驶路程不是很高,就没有必要每天给电池充满电。你可以利用晚上用电量低的高峰期给电池充电。第二天,电池将被移交给电站出租,电站将支付业主。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没有界限。你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制造业就是服务业,服务业就是制造业。

这些变化导致了数字时代的工业互联网可能与我们想象的不同。我知道数字时代的工业互联网是基于数字技术的集成创新,不仅是工厂的工业互联网,也是基于多边平台的组织创新、基于数据驱动的产品创新、软件的重新定义,以及基于准确的客户描述和精确匹配的流程创新。

因此,我认为工业互联网的最低技术应该是基于区块链的分布式治理结构。没有一个人或一个企业以集中的方式控制这个工业互联网。就像比特币网络一样,它是一个分布式网络,采用分布式治理结构,所有企业都可以满怀信心地加入这个网络。第二,工业互联网是基于知识地图的认知智能技术。第三,工业互联网是基于隐私计算的数据协作,没有人敢

我认为数字时代的工业互联网可以称为“分布式认知工业互联网”。这是我的一份,谢谢。

标签: btcv交易